当前位置:新闻首页  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:要对专项债加强预算监控

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:要对专项债加强预算监控-世界未解之谜网

2020年05月27日 09:39:01 来源: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:要对专项债加强预算监控 编辑:安禄山与杨贵妃

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:要对专项债加强预算监控

新京报:还有其他建议吗?尹中卿:再一个就是建立债券发行项目挂钩机制。同时,还应推动专项债券市场化定价机制。此外,专项债都应当纳入预算,主管部门应该拿出风险平衡方案,对债券投资的项目成本、预期收益,以及形成的资产价值,都应当先有评估有监管。

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,政府工作报告提到,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和新增1万亿元财政赤字,全部转给地方,通过特殊转移支付机制,直达市县基层。也就是说,省级政府成了“过路财神”,中央政府借债给地方政府花。这样安排的好处显而易见,有助于资金直接惠企利民。但是,这些钱到底能不能花好?能不能有效益?如何使积极财政政策更好地发挥作用,避免风险?这是我们接下来要重视的问题。——尹中卿

新京报首席记者 王姝

新京报:有人觉得财政刺激力度低于预期,不过同时也有人担忧,赤字率突破了3%“红线”,是否会加大政府的债务风险?

新京报:那么你认为应该如何预防这些风险?

政府工作报告对积极财政政策作出了一系列安排,新增赤字1万亿,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等。如何看待这一系列安排?对经济的刺激作用有多大?对此,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接受了新京报专访。

尹中卿:今年前四个月,我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2133亿元,同比下降14.5%;而同期支出却达73596亿元,缺口超过万亿元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政府工作报告提到,今年赤字率拟按3.6%以上安排,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,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。此外,还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.75万亿元,比去年增加1.6万亿元;中央本级支出安排负增长,其中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%以上。我认为,这一系列财政政策安排是适度的,更是可行的,符合我国国情,能有效缓解财政收支矛盾,为对冲疫情影响提供了适宜空间。

谈财政政策今年政策力度已经足够大新京报:2020年的财政政策已经公布,是否达到了你的预期?

其实积极财政政策还有一个相关问题,就是政府要过紧日子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中央一般公共支出要减少2%,非必要的项目支出要减少50%,这个力度应该是很大了。大家现在反映比较多的是,政府减少支出,事业单位、国有企业也应当过紧日子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,要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,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,2020年提高到30%。从今年的预算报告来看,2020年纳入到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是1108户企业,范围比2019年扩大了,但是国有企业中烟草公司提取的比例是25%;石油、化工、电信、煤炭资源型企业提取比例是20%;钢铁电子贸易是一般竞争性企业,提取比例是15%;政策性的企业不交税。也就是说,国有企业最高的提取比例是25%,没有达到30%的要求。

新京报:可有一些机构认为,财政刺激力度低于预期。

尹中卿:不论新增赤字、抗疫特别国债还是专项债券,短期内都会起到刺激经济的效果,但是如果地方政府用不好这些钱,就可能留下比较长期的风险隐患。比如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、变相举债问题。虽然新预算法将地方政府债务分为一般债、专项债,但是仍有个别政府通过PPP、政府投资基金、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,违法违规担保、变相举债,形成的隐性债务其实也是要算在债务率里的。再有,地方政府债务是在急剧增长的,2020年地方政府债务到期的规模有多少呢?一般债券、专项债券再加上城投债,大约4万亿。要还这4万亿,钱从哪来?是不是需要避免个别政府左手倒右手,拿着新发的一部分专项债券去还旧债?

尹中卿:首先要管好用好新增债券,优化支出结构,加强对新增债券使用的管理,特别是对整个使用绩效的管理。

但是从今年的预算报告来看,2019年,资源类的国有企业效益不错。企业利润增加比较多,但是纳入到国有资本的经营预算里面比较低,调到一般公共预算中的比例就更低了。还要完善国有资本的经营预算,扩大国有企业上交利润的范围,增加国有企业上交利润的比例,要达到30%,这样才有更多的钱能够用到刀刃上,让积极财政政策更好地发挥作用。

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:要对专项债加强预算监控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谈风险防范首先要管好用好新增债券新京报:中央政府借债给地方政府花,你觉得有哪些风险呢?

再一个是新增地方专项债券,也不是说什么领域都能用的,也要按照规定的领域,主要是交通基础设施等7个领域,对重大的战略项目重点支持。比如城镇老旧小区改造,应急医疗救治、公共卫生、职业教育等等。要优化支出结构,一定要保证新增债券确确实实用到应对疫情的重点行业重点领域,“六稳”、“六保”的一些行业和领域。

谈减税降费要缓解对各级财政减收影响新京报: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加大减税降费力度,预计全年为企业新增减负超过2.5万亿元。这会对实体经济带来哪些影响?

尹中卿:我认为,政府工作报告对今年财政政策的一系列安排,很恰当,力度已经足够大了,足以满足需求。因为我国赤字率主要包含的是一般公共预算。国家预算有“四本账”,一般公共预算只是其中的“一本账”,此外还有政府性基金预算、国有资本经营预算、社会保险基金预算。政府性基金预算并没有纳入到赤字率涵盖范围之中。

还有要对专项债加强管理。一般债可以通过一般的公共预算来还,那么专项债、城投债靠什么还呢?为了避免左手把它拿出来右手又还出去,就要对专项债进行项目管理,加强预算监控。

评价今年的财政刺激力度大不大,要综合考虑一般公共预算和纳入到政府性基金预算中的地方专项债、抗疫特别国债。按照这样的广口径计算,2020年,赤字规模大概在3.76万亿元,地方专项债规模3.75万亿,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,那么新增政府债务规模约8.51万亿元。

尹中卿:政府工作报告特别强调,要坚决把减税降费政策落到企业,留得青山,赢得未来。减税降费要落实落细,还需要注意一些问题,比如普惠性问题,在产业链中议价能力相对弱势的企业,往往要把减税降费红利让渡给上下游处于强势地位的企业,减税降费红利在不同类型的企业之间分布不均衡。另外,需要缓解减税降费对各级财政的减收影响。减税降费与增收扩支是一对矛盾。从长期看,减税降费有利于拓展财源、增加税收。但短期内,减税降费肯定影响财政收入。

尹中卿: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,2020年全球的平均赤字率将提高到9.9%,美国提高到15.4%,法国提高到9.2%,中等收入水平国家也平均提高到9%左右。所以与其他国家相比,我国的赤字率不算高,债务率也处于较低水平,整体风险可控,中央政府有能力承担更多债务。

友情链接: